[]

“臣等叩见皇上万岁,太孙千岁!”

文臣以刘三吾打头,六部尚书,督察院,翰林院等,大明核心官员一个不少。

武臣以宋国公冯胜为首,开国公魏国公紧随其后,紧接着是五军都督府还有各位开国勋贵。

众人都跪下,深深的埋着头。

老爷子慢慢推开朱允熥,目光在瞬间变为清明,眯着眼睛仿佛一只打盹的老虎。

他没看那些文臣们,而是先看着开国勋贵那边。

“你们跟了咱一辈子,咱对得起你们的功劳!”似乎在这一瞬间,老爷子的人又清醒了,“你们都知道咱的性子,眼里不揉沙子,不管是谁,只要惹怒了咱,一概不容!”

“你们都要感谢咱大孙!”老爷子喘口气,继续说道,“是他,一再说你们的好话!”

宋国公冯胜微微颤抖,流汗开口道,“殿下呵护之恩,臣等感激不尽,唯有尽忠报国,以全忠义!”

“知道忠义就好!”老爷子慢慢道,“冯胜,你应该和你战死的兄长学学,他就没你这多心眼。只知道脚踏实地,用心做事!”

冯胜不说话,默默磕头。

“常升呢!”老爷子问道。

“臣在!”常茂叩首。

“这是你外甥,也是你的君,你以后要护着他,听见了吗?”

常升已是泪成行,“臣,竭尽所能!”

“拿着咱的虎符,接管京营还有京城九门!”说了许多,老爷子有些精气不足,“李景隆那厮,掌兵不行!”

“臣,遵旨!”

“徐辉祖!”老爷子又道。

“臣在!”

“你是个稳当的孩子,比你爹强!”老爷子拉着朱允熥的手,“你新主子还小,性子有些急,你要知道劝诫,不能一味的奉承,顺着他的心意,懂吗?”

“臣,遵旨!”徐辉祖哽咽道。

“驸马都尉陈坚,梅殷,中军都督平安何在?”老爷子又道。

“臣在!”

老爷子停顿片刻,同时也看看众位武臣子,用尽全身的力气大声道,“给你们的新主子,磕头!”

武将勋贵等毫不迟疑,“臣等叩见皇太孙千岁,千岁千千岁!”

“日后,但凡有一人敢对皇太孙不敬,人人可杀之!但凡,有人敢忤逆咱大孙,人人可诛之!但凡,有不忠者,亦可诛灭之!”

“臣等遵旨!”

“咳咳!老爷子剧烈的咳嗽起来。

朱允熥轻拍老爷子的后背,下一秒手却呆住了。

老爷子捂着嘴的手心里,全是血,全是殷红的血。

“皇爷爷,传太医吧!”朱允熥恳求道,“孙儿求您了!”

“一边去!”老爷子顽固的推开朱允熥,然后看着掌心的血,森然一笑。下一秒,竟然直接把那些血,硬生生再吞下去。

“日你娘,咱让你往外冒!”老爷子恨恨的骂了一句,转头看向文臣,开口道,“刘三吾,给咱记录!”

“臣,遵旨!”刘三吾回道。

“咱死之后”

“皇爷爷!”

“陛下!”

惊呼之中,老爷子怒道,“都闭嘴,咱没说完!”

说着,又艰难的喘息,“咱死之后,诸王不得回京奔丧,各自在封地,不得擅出,违令者,夺爵圈禁!”

随后,又低头想想,看看朱允熥,目光中似乎包含歉意,“还是下不了狠心!”

“孙儿知道,孙儿明白!”朱允熥落泪。

“咱有遗诏,在朴不成那。咱死了看不着,你咋弄都成!”老爷子软声道,“大孙,委屈你了!”

朱允熥跪下,“皇爷爷,您别说了,都是孙儿的错!”

“你咱的错呀!”老爷子忽然站起身,慢慢的挪到床边,从床头的柜子中,颤抖的拿出一方黄稠包裹的,沉甸甸的印记,“接着!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