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没有任何办法,只能迎难而上。”连济把安妮护在身后。

安妮的遭际原本他是不清楚的,但是现在轻描淡写的几句,已经让他知道了这女人这些年过得有多么不幸。

“可是他们手里有枪啊,我们这样冒然出去不就是去送死吗?”安妮也慌了,被连济拉着的手也在拼命地向后挣脱着,却被连济越攥越紧了。

“你现在要做的就是不要逃避,勇敢面对,不然你一辈子只能畏畏缩缩在这个地方,永无宁日。”

连济不怕这种场面,他知道那帮龟孙子也不敢真的开枪,只是想借此吓唬一个女流之辈,现在最重要的是,就是能让他们打心眼里地尊重安妮,顺利的拿到遗产才是真的。

毕竟他们的父亲也有安妮十几年的陪伴,于情于理于法,她都应该继承这笔遗产。

十几个人突然冲撞进来,看见客厅里居然还站着一个陌生男子,一瞬间的眼神交接,他们愣住了。

不过看到这个男人手里没有任何的工具,他们又自信地扬起了头颅:“你居然还找了帮手,怎么,是你的情夫吗?我告诉你,我父亲的东西,你一分一毛都拿不到。”

“你呢,消消气,我们坐下来好好谈。”连济面对着对方的十几个齐刷刷的枪杆子,毫无畏惧之色,只是拿手轻轻地把枪支竖起来的地方拨了下来。

那十几个人明显不服气:“你是什么人,居然有脸来安排我们?”

“我是什么人你们不用管,但是只要安妮在你们这里发生了意外,我可以保证你们一个人都活不了。”

连济的手依旧没有松开安妮,他知道他以前有愧于她,才让她陷入了这样未知的恐怖的局面,他要帮她,倾尽所有。

“居然这么狂妄!”其中的人举起一只手枪,直接对准了连济的脑门,“我看你是活腻歪了,居然敢这样对我们说话。”

连济依旧不慌不忙,脸色也没有任何变化。

他眯着眼睛,只需略微打量,就可以洞悉这帮人的想法。

“来打死我啊,我倒要看看你们有谁敢动手,只要动手了,你的那份遗产就享受不到了,还要坐牢,”连济顺势往前走了一步,低着头,对着那个举枪的男人,“就你了,我倒是要看看,你们谁有那个胆量。”

“别以为我不知道,你就是想要激怒我们,这女人不知道用了什么狐媚功夫,勾-引了我们的父亲,不然我们早就把她赶出去了。”

“那也是你父亲对他足够偏爱,安妮不管怎么样,都是你们的后妈,也是你父亲名正言顺的妻子,怎么就不能继承遗产了?”

“我们不允许,她又不是我们国家的人,我父亲死得不明不白,指不定就是这女人在搞鬼。”

“再不放下枪,我就要报警了。”

最先发起抗争的男人怂了,放下了枪杆子。

他的眼睛闪烁着:“要么坐下来好好谈,要么大家鱼死网破,你们看着办。”

兴许是连济的气场太过强大,那帮人也只能认怂。

一帮人像蔫了的茄子一样,三三两两地走进了客厅,准备和连济谈判。

……

“小姐,那个盛元正死了。”

朱尧尧正坐在梳妆台前描眉扑粉,身后的手下突然上前,冷不丁的一句话,使得她手上的力度不自觉地加重了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