顾珞从太子府出来的时候,都觉得贼不真实。

她就来给太子爷揉了个头,人赏她一千两银子就让她出来了?

大山子走在顾珞身边,那脸上的表情比顾珞还要玄幻,“小红兄弟,我是没睡醒还是怎么着,我来了一趟太子府,去人家厨房吃了一顿早饭,这就出来了?”

大山子怀疑人生怀疑的都快同手同脚了。

我是谁,我在哪,我在干啥啊!

俩人各自顶着一种世界真疯狂的表情回了同济药堂,他们回去的时候,同济药堂刚刚开门,季卿献顶着脑门上鸡蛋大的包正在大堂里喝茶,见到顾珞回来,下意识起身要走,可一想到顾珞是从太子府回来的,又咬牙忍住。

“回来了。”

季卿献主动打了声招呼。

嘿,这老板当的。

顾珞看了一眼季卿献脑门上的包,点头应了一下。

大山子直接就朝季卿献扑了过去,“季老板,我的妈呀,你都不知道我经历了什么”

ps://vpkanshuco

不且大山子说完,外面一个小伙子一脸家里房顶着火的表情就一头冲了进来,“你们谁是顾大夫?”

顾珞正要提着药箱回后院,听到这一声,又顿住脚,站在门帘那往这边看。

大山子也闭嘴立在旁边。

内室,大河子和黄大夫也掀起帘子出来,大河子手里还提了两个捣药的药锤,大有一副随时开干的姿态。

季卿献先是看了顾珞一眼,然后起身朝那奔进来的小伙子道:“您是抓药还是诊脉?”

那小伙子上下扫了季卿献一眼,“您季老板吧,快,快,你们府上的顾大夫呢,我荣宁侯府的,我们府上主子病了,点名要您这儿的顾大夫去瞧呢。”

小伙子说的火急火燎。

顾珞搜寻了一下她六岁之前的可怜记忆,可惜那时候她人生中最大的事就是活着,对外面的天地根本一无所知。

后来跟着顾奉元去了乾州,顾奉元偶尔会提一点京都的事,可也几乎没有提过这个荣宁侯府。

顾珞转头去看季卿献。

季卿献皱了皱眉,可能是顾珞的目光太执着,季卿献有所感似的朝她这边扫了一眼,然后笑着朝那小伙子道:“长公主殿下的家,养了多少名医不说,还有宫里的太医们呢,怎么就点名叫我们这里的大夫了。”

黄大夫和季卿献到底是多年朋友。

随着季卿献说话,黄大夫从内室的门口走过来。

手里捏着一张银票从背后递到了季卿献手里,季卿献上前一步,塞给了那小伙子,“方便透露一下到底是什么情况么?免得我们顾大夫去了冒冒失失再冲撞了贵人。”

有钱能使鬼推磨。

那小伙子再火急火燎,此时不动声色的收了银票,语气也和缓下来,“可不就是我们长公主殿下病了,今儿一早去了一趟太子爷府上,也不知道是动了什么气,回来就说头疼。

府里的大夫瞧了个遍,没给治好不说,弄得更是加重了。

听说宁国公府老夫人的病症就是顾大夫给看好的,这不,赶紧就让小的来请了。

顾大夫呢?季老板赶紧的吧,耽误了病症到时候麻烦。”

小伙子收了钱,捡着能说的部分说的倒也详尽。

顾珞提着药箱的手紧了紧。

原来今儿院里和太子爷闹了一通的人是长公主啊,难怪太子爷当时一口一个皇姑母呢。

前脚去太子府闹了一通,想要给人说媒被人怼了回去,后脚就来同济药堂点名请她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