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嘿嘿,坐山观虎斗太无聊了,第三只老虎也坐不住了吗?”

纪无锋笑道。

“什么情况?”

“我今天刚到龙组,就接到了这种级别的任务,你觉得会发生什么事?”

纪无锋道。

纪无锋现在是龙组的玄字组组长,算起来是古天阳的下属,古天阳说狂龙是死于意外,现在却有人让他调查狂龙的真正死因,这不是存心要跟古天阳过不去吗?

“一定是萧明宇那个小白脸干的,太阴毒了。”

鲁子枫怒道。

古天阳跟纪无锋要是掐了一起来,萧明宇就能在一边看热闹,捡大便宜,除了他没别人了。

“骂他干什么?

我现在倒是想给他送去一份大礼呢。”

纪无锋嘿嘿道。

“卧槽,他挖坑让你跳,你还要送礼给他,你脑子没问题吧?”

鲁子枫道。

“你仔细想想,古天阳掌控了龙组这么多年,按道理来说我绝不可能这么轻易渗透的,就算是玄字组,因为狂龙的死,我只是勉强搞定,可地字组跟黄字组呢?

根本就是没指望的事,可是我仅仅拿了一个玄字组有什么用?

而且即便如此,玄字组也不可能对我绝对信任,所以,我现在说白了就是什么都没有捞到。”

“不过现在却有了一个机会,狂龙的死无论调查结果如何,只要我拿着上头的命令大张旗鼓的调查,古天阳在龙组的威望就一定会受到影响!”

他当然知道这是萧明宇想要坐山观虎斗的分化计谋,不过这也同样对他有好处,既然如此,他就没有必要排斥。

反正这两个家伙都不是什么好东西,迟早都要干掉,谁先谁后没什么分别。

烈士陵园,狂龙的墓碑前,纪无锋将一瓶酒洒在了地上,道:“兄弟,虽然不曾见过,但咱们现在好歹也算是战友了,放心,如果你真有冤屈,一定为你昭雪。”

一道黑影忽隐忽现的来到纪无锋的身后,往四周伸头缩脑的看了半天,道:“你个混蛋,见面就不能选个好地方吗?”

纪无锋笑嘻嘻道:“你可是魔门的人,难道还怕鬼?”

白心喻撇着嘴道:“我是魔门的人,又不是阴曹地府的人,当然怕了。”

纪无锋摇着头道:“不用怕,虽然他们已经死了,但他们身前都是神州最英勇的战士,这里只有浩然之气,没有鬼气。”

听见这话,白心喻一阵沉默,走到狂龙的墓碑前深深的鞠了一躬。

调查狂龙的死因可不是那么简单的,如果真是古天阳做的,就定然会天衣无缝,如果他要查出点儿什么,就得用非常人,非常手段。

白心喻无疑是最合适的人,而她的手段也是纪无锋能想到的最佳手段。

“连夜赶路,辛苦你了。”

纪无锋道。

白心喻白了他一眼,道:“还算你有点儿良心,知道我辛苦。”

纪无锋一脸肯定道:“我可以答应你,只要华京的事情结束,我就你跟你师姐一个安定的生活,不用再像这样颠沛流离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