纪无锋点了点头,向纪雄图问道:“三叔,刚才你打我一记耳光,你会忘了这事儿吗?”

“应该不会忘吧,毕竟能让我亲手掌掴的人并不多。”

纪雄图道。

“呵呵,不会忘就最好了,因为我也不会忘。”

纪无锋道。

“你想要报复我?”

纪无锋立即摇头道:“你可是我的三叔,我怎么敢用耳光回敬你呢?”

他扭头看向那个干瘦的老头儿,轻描淡写道:“就用他的一条胳膊来代替吧。”

“呃……哈哈哈!”

纪雄图大笑了起来,然后向干瘦老头儿道:“纪廉,你听到没有,他要用你的一条胳膊来洗刷今日之辱。”

轰!名叫纪廉的干瘦老头儿身上瞬间迸发出了锋利的杀机,就像冰冷的锋刃顶在纪无锋的喉咙之上,随时都令他人头落地!马天霖脸色煞白,浑身都在轻微的颤栗,那是实实在在来自死亡的威胁。

不过纪雄图却点着头道:“你的确很狂妄,但是越狂妄我就越喜欢,因为只有这样,当把你打的万劫不复的时候,你才会更加的不甘心,更加的绝望!”

说完之后,纪雄图转身就走!随之,纪廉身上那可怕的杀机也消失了。

噗通!马天霖瘫在了地上,抹了一把脸上的冷汗,道:“你大爷的,你疯了吗?

那个老头儿这么可怕,你居然还敢威胁他!”

“为什么不敢?

反正又不会杀我,如果我不威胁他一下,我多没有面子?”

纪无锋翻着白眼道。

“你怎么知道不会杀你?”

“如果想要杀我,纪雄图就不会亲自来了。”

纪无锋道。

此时纪无锋终于明白自己的实力还是不够,纪家想要将自己抹杀实在是太容易了。

然而,也就因为如此,当纪雄图表明自己身份的时候,他就可以肯定,纪家暂时不会动自己。

因为要杀自己,纪廉一个人来就够了,何必劳烦他纪三爷亲自出马?

马天霖心有余悸道:“老纪啊,看这种情况纪家招惹不得,你还是放弃算了。”

“为什么要放弃?

我说过要用纪廉的一条胳膊来洗刷今日的耻辱,男子汉大丈夫,不能说话不算话!”

离开了烂尾楼,一辆车从暗处开了出来,纪雄图上了车之后,一个在黑暗之中看不清楚脸颊的男子道:“看来,他令你非常的满意!”

纪雄图点了点头道:“还不错,起码敢威胁我的人,他还是第一个,就凭借他这份胆气,就不是华京那群小崽子所能相比的。”

“哼,这不是胆气,而是狂气!”

纪雄图笑呵呵道:“年少轻狂,毕竟他只有十八岁!”

“如果十八岁就把命送掉了,岂不是太可惜了!”

纪雄图点了点头,道:“没办法,这条路是他自己选的,就算粉身碎骨,他也怨不得任何人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