千叶铭苦笑着摇摇头,向纪无锋道:“纪兄,没想到我们还有见面的机会。”

纪无锋斜着眼睛丝毫不客气道:“你很希望我们没有这个机会了吗?”

麦瑞斯满脸的冷笑,道:“我看你还能嚣张多久。”

“最起码能嚣张到你有生之年。”

纪无锋咧着嘴道。

就在这时,杨家有负责人出来宣布拍卖会即将开始,邀请大家进场。

本来纪无锋,跟唐欢欣三人的座位都安排在第一排,毕竟以他目前的身份,完全可以坐在这个位置上。

可是当他正准备在唐欢欣身边坐下的时候,突然感觉背后凉飕飕的,回头一看只见坐在第二排的陆双双正冷眼盯着他。

他缩了缩脖子,老老实实的站起来走到第二排坐在了陆双双的身边。

果不其然,纪无锋一坐下,陆双双那森冷的目光消失了。

纪无锋摸了摸鼻子,嘿嘿道:“双双姐,你是不是在吃醋啊?”

话刚说完,猛然感觉腰间一阵剧痛,陆双双掐住他腰间的软肉来了一百八十度的旋转,而她的脸上却面无表情。

丫的,女人不可信,明明在掐别人,脸上却跟没事人似得。

杨家的拍卖行是正规的大型公司,此番拍卖的东西自然都不会是凡品,当一名穿着白色燕尾服的拍卖师走上舞台后,立刻开始了第一件卖品的展示。

巨大的显示屏幕上,出现的是一副画卷的旋转图案。

这件藏品被撑开展示之后,立刻引得台下不少的惊呼,显然颇为了得。

拍卖师高声介绍道:“诸位在场的贵宾,今天我们钱氏拍卖行的第一件卖品,乃是一副夏日荷花图,是晚清时期一代名家唐庸的作品。

在坐的不少都是名画收藏名家,也无需我多说此件藏品的价值,晚清虽然大家众多,但唐庸绝对是丹青之首,现在起价五十万,竞价开始!”

“六十万!”

“一百万!”

“我出一百五十万!”

喊价钱的声音此起彼伏,很快的,这副唐庸的夏日荷花图的价格就突破了两百万。

纪无锋听着一群凑热闹的有钱人扔白纸一样地喊价钱,笑着问一旁默然不出声的陆双双,道:“你怎么不出声,这件东西可是很有增值潜力的,要是喜欢的话,就拍下来,反正咱们不差钱。”

他虽然不懂画,但也听过唐庸的大名,如果那幅画是真迹,确实具有收藏价值。

陆双双淡淡说道:“没兴趣。”

纪无锋当然知道这小妞儿不是没兴趣,而是舍不得花钱。

一转眼,已经有人喊出三百万的高价,虽然这幅画很名贵,但唐庸留下来的作品还算不少,这个价钱已经足以封顶了。

很多在场的收藏者和大老板都有些遗憾地收起牌子,觉得没必要再去竞争,在场的人能来,代表的已经是社会地位的肯定,没必要为了这点钱去搞得大家不愉快。

拍卖师开始大喊,道:“三百万一次,三百万两次,三百万……”不等拍卖师继续喊下去,一直没出声,坐在位置上微笑着看着别人竞价的唐欢欣突然举牌,说道:“我出五百万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