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怎么不说话了?是不是说不出来?因为你心虚了,我戳中了你的心思。”

阿努图声音逐渐增大,似是想质问,但是力不从心,开始剧烈的咳嗽起来。

阿费斯给他顺着心,眉目间满是沧桑,忍不住的说道,“你这辈子好强,但到头来呢?

阿努图,不是我说你,从最开始你就错了,从你开始嫉妒我的时候开始,你已经站在了失败者的位置。”

“呵!说的可笑!阿费斯,你有没有想过,如果当初失败的人是你,你难道不会嫉妒?世界上的人都是一样的,你还不想承认?”

阿费斯看他冥顽不灵的样子,眼底的失望愈发的深沉。

也许是看他不说话,阿努图渐渐的也消停了。

良久,阿费斯问道,“你还要不要去看看阿列尔?他马上要接受审判了,他的罪责很重。”

阿努图的脸色更加难堪。

于他而言,此刻的阿列尔其实是他的耻辱。

“不,我不去看他!”

兴许有些人会借着这个机会去质问自己的儿子这一切是为什么,但阿努图不一样,他并不会。

他是个荣誉感很强的人,他只允许自己的一生里面只有成功,没有失败。

而阿列尔……是他失败的产物。

“这样的人,我为什么要去?你们要杀要剐,都无所谓,反正我也不是就一个儿子,尼克呢?我要见尼克。”

“尼克也在牢里,他也是给阿列尔下套的人,阿努图,如果……你信尼克,兴许今天我不应该出现在这儿,因为你什么话都听不进去。

尼克在你们的身边隐藏了那么多年,难道他没有目的吗?”

阿努图梗着脖子不搭话。

“阿努图,你总觉得现在的阿列尔坏,可是你从来没想过到底是谁的原因,你自己好好想想,如果你对阿列尔好一些,能不出去乱来……

他现在是什么样的孩子?世界上怎么会有孩子不愿意有个快了的家?”

阿费斯之所以宠着萝拉,就是因为知道,她是她的母亲花了一条命生下来的。

萝拉是他们爱情的结晶,他已经失去了一个人,怎么还可以失去另一个?

当局者迷,旁观者清。

阿列尔能有今天,在他看来都是阿努图的缘故。

“你什么意思?阿费斯,你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么?说得好听而已。”

到了现在,阿努图也没有反思自己。

与其说是不反思不如说是不敢,有些事情一旦真的仔细算起来,那可就是让他心肝儿都要悔青的事儿。

阿费斯长叹一声,无奈道,“我的话都已经说了,能不能听进去都是看你自己,说真的,看见你那么痛苦,我心里也不好受。

你……那些录音你听见了吗?阿列尔说的那些话,你连没有孩子都是因为……”

“够了!闭嘴!阿费斯,这是我的事情,与你无关!你别打着一张烂好人的脸在我面前晃悠,我可不吃那一套!

现在你给我滚出去,我要回家,我不要在这儿待着,哪怕我今天死了,我也要在我的房子里,你的所有东西,我都不稀罕!”

阿努图的声音带着一股子急躁的冲劲。

阿费斯看他冥顽不灵,摇摇头也出去了。

有些人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,他有什么办法?

门被关上,阿费斯离开了,整个屋子里只剩下了自己。

阿努图侧着身子想去拿旁边的药,却发现自己忽然间连坐起来都做不到,他的手始终够不着旁边的药物。

最终,他累的倒在床上,指尖上拽着药,他刚吃进去要喝水咽下去,却又发现水和自己的距离还远一些。

蓦然,他只能将药片嚼碎了,努着一口口水给强行咽下去。

随之,他的眼泪也顺着脸颊滑下。

一股无力感油然而生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