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快要把病房给堆满了。

这是真是……

当最后看到连奶瓶都被送货员搞了十几个回来时,霍司星决定,等这混蛋回来了,她一定要好好骂他一顿。

有钱,也不是这么花的。

可这天,霍司星在病房里一直等到了太阳都落山了,这个以往都会很早就回来的男人,依然没有看到他的身影。

怎么回事?

这是买东西买上瘾了?都忘记回来了?而且,打电话还一直占线。

霍司星有点生气了,她打开了病房门。

“大小姐,你不可以出去的。”

病房外,依然是乔时谦安排的那个黑衣人,看到她要出去后,马上,他就在外面礼貌的拦住了她。

霍司星气得直跺脚:“你放心,我不会跑的,我就只是去看看,那臭男人为什么还没有回来?天都黑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黑衣人看了一眼手腕上的表,终于表情有所松动。

“这样吧,大小姐,我出去找一下,先让秋山君过来。”他居然要先把乔时谦给叫过来。

霍司星要气死了。

但最后,乔时谦还真就过来了,而他一来,这黑衣人也就走了,去找神钰。

霍司星怒容满面盯着外面这个坐在轮椅里的男人,一时心情恶劣到了极点。

“你不用这样看着我,你要是真想出去,我也不拦着你,但你要想清楚,如果他回来了,听到孩子又有事了,他会怎么样?”

“……”

足足过了五秒!

这女人才盯着乔时谦破口骂了一句:“人渣!”

然后她“砰”的一声就回去病房,把门紧紧关上了。

这就是他们姐弟到目前为止的相处关系。

按理说,他们在经历了他为了帮她差点送命,而她为了救他,差点也没了这孩子,这样的关系下,应该是会有所缓和的。

可诡异的是,没鸟用。

两人再次活着相见,居然还是这副你看我不顺眼,我看你也气不顺的状态。

好在,黑衣人出去后,没过多久,就把神钰给找回来了,两人从医院门口进来,上了这个住院区,乔时谦听到脚步声回过头一看。

东西呢?

不是说出去买婴儿用品才这么晚吗?

他盯着这个男人空空如也的两手,薄薄镜片后的双眸微微眯了一下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