空气,凝固。

只是少许的功夫......!

“嘭!”电话这边的容野只听嘭的一声拍案而起,紧接着是电话那边压抑的声音。

只听傅夜说道:“去将她带回江山美墅!”

温宁疯了!

真的疯了。

她竟然跟着恩特斯三爷那样的人去了酒社那边的地方?现在这到底是个什么节骨眼?

她,难道不知道?

他不相信景萧然会答应让温宁和恩特斯·翊走的太近。

尤其还是在这个关头上......!此刻傅夜已经起身朝着会议室外走去,众人面面相觑。

文祁赶紧跟了上去。

容野:“是!”

这一刻,就算是容野也忍不住的为傅夜捏了一把汗。

怪不得之前姜楚寒在将自己的视角膜给温宁之前,傅夜会说出那样的话来。

如今,跟在温宁身边的人,才真的是不得安生!

而温宁......!

最终,现在到底是什么样的状况?

堕落!?

曾经,她就好似被姜楚寒放在天堂手心里的一般,在承受了这样的动荡之后。

她,狂傲不羁?不管和任何人都在来往?

是了!

现在给傅夜这边的人的感觉,温宁就是从那知书达理的豪门小太太,变成了如今这样如海女一样的存在。

这段时间,她和上官淳,恩特斯·翊之间的态度,暧昧不明。

......

西洲这边。

文祁在傅夜上车之前到底还是追了上来:“先生,先生!”

“让开!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