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这场会很重要。”文祁忐忑的对傅夜说道。

西洲现在本来也是个关键的时候。

想到温宁,文祁就不禁觉得头疼,不得不说现在的温宁,还真的很能闹腾的感觉。

现在甚至他这个在傅夜身边的人,也都觉得温宁的难缠之处。

脑仁,突突的跳动着,简直疼的厉害!

傅夜眼底黯了黯。

闭上眼的那一刻,掩盖了眼底的犀利!却是掩盖不了浑身危险冰冷的气息。

“让容野先过去。”文祁鼓起勇气对傅夜说道。

从邺城回去之后。

西洲不管传出姜楚寒什么消息,温宁那边也都是不闻不问。

因此在文祁看来,现在傅夜回去也是无济于事。

傅夜:“她疯了!”

“......”是疯了,但也是被他和姜少逼疯的,自然这句话文祁没敢说出来。

“改视频会议吧!”傅夜最终还是上了车。

文祁还想说什么,然而看着傅夜的态度也就知道,傅夜这是必须要回去塞姆那边。

这要是再不回去。

那本就已经混乱的塞姆,还不知道会被温宁搅合的变成什么样的混乱样子。

......

话分两面。

塞姆这边。

两个小时之后,温宁有些愣的从酒社出来,不得不说,这传闻中的傻子真会玩。

“感觉,如何?”

“我不喜欢!”温宁淡淡的说道。

她只是震惊这个传闻中的傻子很会玩儿,至于这样的地方,她是真的不喜欢!

话落!

男人嗤笑出声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