同时,也以这件事为跳板,拉拢霍家,给自己多找条后路。

像这种出身超级豪门的子弟,就算再怎么纨绔无能,也算得上人精,至少对于局势有清晰的认知。

“唐大师,,其实我还是有很多用处的,以后您需要什么消息,我都会尽我所能去帮您打听。”

郑家豪谄笑着开口。

唐明脸色有些古怪,接着又哑然失笑:“郑家豪,我发现自己倒是小瞧了你,虽说你没什么胆气,但对于局势判断倒是敏锐。”

“咳咳,唐大师谬赞了……”

郑家豪干笑一声,转动着眼珠子道:“唐大师,霍小姐,消息我已经传达,待会拍卖会我就不过去了,您们随意。”

说着。

他朝着唐明恭敬拱手,然后慢慢退了出去。

霍彤此时很是焦急,但又不好开口催促。

但很快,她就听到唐明道:“拍卖会的地址,你知道吗?”

“嗯嗯,我知道,唐大师我已经备好车了。”

霍彤赶忙点头。

“坐车就来不及了,我带你走捷径吧。”

唐明淡笑着摇头,然后屈指一弹,一股柔和气劲将霍彤悬浮起来,一步迈出。

唰!

唰!

两人瞬间消失在屋内。

……

嘉士得港岛拍卖会。

这是整个华夏,乃至世界都极为出名的拍卖会,而且在港岛拥有一整座豪华地标性建筑,最大的展厅可以容纳上万人同时参加,规模庞大。

今晚,这里的大展厅却关闭着。

只有最内部的私人拍卖会还开启着,相较于大型展厅,这处的私人拍卖会,虽然规模不大,但却极负盛名。

当然,这里的盛名,只在那些身价上十亿的超级豪商的耳中流传。

别说寻常人,就算是那些普通豪门,亦或者有数千万,上亿产业的富豪,都达不到今晚拍卖会的入场资格。

入场券,是产业最少十亿的证明。

如此苛刻的条件,决定了今晚这场拍卖会的人数不会过多,事实也是如此,豪华会场内,只有八个人。

霍华祖穿着一袭中山装,坐在一张金丝楠木包锦绣软垫的椅子上,笑呵呵道:“诸位,听说今晚有一件极佳的古董珍品,你们收到什么耳风没有?”

“耳风?”

旁边一名华服老者,笑呵呵道:“古董珍品,霍老你才是专家,有什么耳风是你不知道的?”

又一名气度不凡的中年男子,开怀大笑道:“哈哈哈,霍老你可是港岛最有名的鉴宝家,你反过来问我们有什么耳风,这不是埋汰我们吗?”

霍华祖没回话,只是笑眯眯的看着众人:“看来大家都隐约知道点内幕,都在打哑谜,也都想捡个便宜。”

“我今儿也把话挑明了。”

“若那件古董,当真是大唐王朝时期的风水术士法器,那我霍华祖,绝对拿定了。”

霍华祖满脸笑呵呵,可说出来的话,却让众人心头一颤。

大唐王朝。

风水术士的法器。

这两个条件,随便哪一个都是绝世珍宝,此时融合在一起,更是珍宝中的珍品,价值无穷。

“霍老,你这可有些不地道啊。”

那名中年男子苦笑道:“东西我们还没看过呢,也还没开始拍卖,你就这么着急开盘给我们压力,不好。”霍华祖淡笑着开口:“没什么不好的,我师兄急缺一件上品的风水法器,所以这东西,我霍家要定了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