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这东西,我霍家要定了。”

听着霍华祖的话语,周围几人的脸色都有些古怪。

因为霍家向来低调,很少在大庭广众之下攀比实力,不过今日有些特殊,因为今日在场的人都是港岛各大超级豪门,彼此间也都很了解。

他们都隐约知道,霍家隐藏了实力。

甚至。

估计比港岛那四大豪门都不遑多让。

“霍老霸气。”

那名华服老者微眯着眼睛,沉吟片刻后道:“若是别的东西,我孔博轩或许就放手了,成人之美,但唯独这件风水法器,我不会放。”

“我家老祖,已然到了危急关头,急需这件风水法器。”

此话一出。

众人不由得心神一震。

就连霍华祖,也不由得眉头紧皱起来。

港岛孔家,也算是一方豪门,遵循孔孟之道,据说祖上还是儒道大家,后来家道中落来到港岛,家族子弟奋发图强,倒也再次将孔家强大起来。

但最近几年,孔家也在慢慢衰退。

就是因为孔家老祖太过年迈,实力衰退严重,引起很多新晋势力的觊觎。

“霍家主不必为难,你我各凭本事争夺就行,反正这件法器也是拍卖品,价高者得,价优者获,理所当然。”

孔博轩倒是看得开明,笑呵呵开口。

“好,那我们就公平竞争。”

霍华祖笑呵呵点头:“不过话说回来,这拍卖会也够鸡贼的,刚好就将我们两家邀请过来,可谓是精准定位。”

“话说回来,听闻最近嘉士得的董事会有些动荡,你们怎么看?”

嘉士得拍卖会的总部在港岛,但实际上却是一个跨过超级财阀,董事会成员有很多都是来自海外。

这个拍卖会的前身,是一个战争货运集团,通过上世纪爆发的世界大战而迅速积累资本,更打通了各处古董流通的渠道。

最终。

摇身一变,成为了最负盛名的嘉士得拍卖会。

“我也听说了,好像是东欧那边有两个古老家族宣布分散股份,然后又被其他几家财阀吞噬。”

孔博轩抬头,看向侧翻一人:“老穆,你牧家专门搞金融投资,对此应该比我们了解清楚吧?”

唰!

众人回头看去。

孔博轩口中的老穆,名叫穆建安,是一名戴着金丝边框眼镜的老人。穆建安看起来文质彬彬,学富五车的模样,实际上,此人精通金融风投,当年横扫世界的金融风暴出现在港岛,就是穆建安带头制定方案,连金融部门的专家都要向其请

教。

霍华祖也笑呵呵开口:“穆家主,在场这么多人算你最有文化,说说呗。”

“霍兄你就别打趣我了,论心智谋划,你才算得上顶尖,我只不过就是个金融书呆子。”

穆建安笑着摇摇头,接道:“其实,对于嘉士得高层董事会的动荡,我也知道的不多。”

“但据可靠消息。”

“董事会那边一番斗争后,有四家老牌财阀退场,然后有新鲜流动资金涌入,有意思的是,这股资金来源很神秘,至今没有准确证据知道对方的来历……”

穆建安靠在太师椅上,右手有意无意的磕了几下实木扶手,然后闭目养神,不再多说。

这个动作很隐秘。

唯独霍华祖和孔博轩二人浑身一震,脸色肃穆下来。

外人只知道穆家精通金融,可实际上,穆家精通的是国际市场的金融动向,尤其是华尔街那边,最为关注,已有蛛丝马迹穆家就会掌握风向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