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是……是……”余沧海咬碎了牙,用尽全身力气说道。

任谁都看的出来,余沧海是被逼的。

可是这时候哪怕是刘正风也不可能再说什么。

“那……那好吧,是刘某多事了。”

刘正风抱拳拱手,转身就往外走去。

金肆扫过现场的宾客,看到一个青衫客。

那青衫客留着美须,脸上总是带着笑意,目光却在场内宾客中游走。

突然与金肆四目相对,金肆立刻咧嘴笑起来。

“哟。”金肆大咧咧的走到那青衫客面前:“阁下可是华山掌门岳不群?”

“正是岳某,阁下有何指教?”

“指教不敢当,听说你女儿豆蔻年华,貌美如花……”

岳不群脸色顿时一冷,金肆连忙道:“别误会,我有个徒弟,福威镖局少当家,名为林平之,我正想和你结个亲家怎么样,就用辟邪剑法做聘礼,真正的辟邪剑法。”

岳不群惊疑不定的看着金肆。

“小林子,过来过来,别看了,衡山派没有漂亮的女弟子。”金肆朝着人群中的林平之招呼道。

“师父,做什么?”

“我给你介绍一下,这位是华山派岳父……不对,岳掌门。”

“(▔皿▔╬)”岳不群黑着脸看着金肆,这家伙是故意的吧。

林平之记得之前金肆提及岳不群。

说此人面善心黑,可是又颇为佩服岳不群。

此刻见到真人,不免对岳不群有些好奇。

“小子林平之,见过岳掌门。”

“叫岳掌门就见外了,叫岳父。”

“Σ(っ°Д°;)っ”岳不群脸更黑了,我还没答应啊。

“Σ(っ°Д°;)っ”林平之脸一样黑,岳父什么鬼?

“别这么不甘心的样子,岳掌门的女儿可是江湖第一……第二……第三……总之就是排的上号的大美人,就用你家的辟邪剑法当聘礼,这事就这么说定了。”

“师父……你认真的吗?”

“我当然认真的,岳掌门,你不反对是不是?”

“我……”

“我还听说你们华山的思过崖藏着一个老不死的风飘柔,一手孤寡九剑,不在辟邪剑法之下,这可是我独家消息,等你得了辟邪剑法,再练个孤寡九剑,到时候左手孤寡九剑?右手绝后剑法?人挡杀人,佛挡杀佛?你要是再不答应?我现在就去把风飘柔弄死,然后你也别想获得辟邪剑法。”

“师父……是风清扬……独孤九剑……”

“都一样。”金肆不以为然的挥了挥手?看着岳不群:“岳掌门,你的决定呢?”

岳不群看着金肆:“阁下就不动心?”

“你还不知道吧?那辟邪剑法是需要自宫才能练的。”金肆一脸坏笑的看着岳不群。

岳不群差点站不稳?可是仔细一想,林家祖辈没将真正的辟邪剑法传下来,怕是真有这种缺陷。

“你到底嫁不嫁女儿?”

“岳某像是会为了区区一套剑法就将女儿卖掉的人吗?”

金肆和林平之对视一眼,然后又看向岳不群?默默点头。

金肆又一次自来熟的搭着岳不群的肩膀:“这辟邪剑法你要是不愿意练?至少也能借鉴一番,再说了,你这女婿进门了,他还自带神功,比你的紫霞神功强多了?以你的手段明的暗的一套下来,他还不把心肝脾肺肾都给你掏出来?我说的对吧,算下来你怎么也亏不了。”

岳不群看了眼林平之?不是他小瞧林平之。

除了他们林家的那套辟邪剑法,他还真看不上林平之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