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小林子?给岳掌门露一手。”

林平之楞了一下:“师父?在这?”

“我们余大掌门不是活靶子吗。”

余沧海一脸懵逼?与我何干啊?

林平之当即就对着余沧海的大腿一记少商剑。

岳不群眼中精光大盛,无形剑气!

他可是识货的人,当今天下武功能入前十。

可是即便是他,也就勉强能放出三寸剑气。

绝对做不到林平之这般在两丈外伤人。

“这是我传我徒弟的,六脉神剑,再配上他的九阳神功,假以时日,就算是东方不败都要绕着他走,就问你动不动心,等他娶了你女儿,到时候你就用你那三寸不烂之舌,要不就是给他下毒,逼他交出武功。”

“Σ(っ°Д°;)っ”林平之一阵无语,有你这么做师父的吗?

岳不群真的动心了,至于金肆后面的话,直接过滤。

“我岳某小女何德何能,能让阁下如此中意。”

“没办法,她和我家弟子命中注定是一对。”

此刻的岳不群真的有点闹不清楚金肆到底有什么目的。

“下山前给我个答复,过期不候。”

就在这时候,外面进来一队官差,为首的官吏上来就掏出一份黄卷。

“刘正风,听旨。”

“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。”刘正风连忙上前下跪听旨。

其余江湖中人都是一脸惊疑,不明白这是什么节奏。

“奉天承运皇帝诏曰:据湖南省巡抚奏知,衡山县庶民刘正风,急公好义,功在桑梓,弓马娴熟,才堪大用,着实授参将之职,今后报效朝廷,不负朕望,钦此。”官差宣读圣旨。

众人这才明白,原来刘正风金盆洗手是因为他弄了个捐官。

刘正风接旨谢恩,恭恭敬敬的将圣旨接过。

再让下人给那一众官差奉上赏钱,彼此道贺恭维。

在场一众江湖豪侠各有心思,有人自然不屑刘正风居然成了朝廷鹰犬。

不过也没有人在这时候与刘正风唱反调。

刘正风随后就要开始金盆洗手。

刘正风找来一柄佩剑,一掌拍断。

表示自己金盆洗手。

随后府上仆从又端来一个金盆。

刘正风正要伸手。

却听门外传来一声高呼。

“且住!”

只见门外进来四个黄杉汉子,其中一人手持五彩锦旗,高声喝道:“五岳剑派盟主令旗到。”

那人走到刘正风面前:“刘师叔,奉五岳剑派左盟主旗令,刘师叔金盆洗手暂且押后。”

刘正风鞠躬:“不知左盟主此令何意?”

“弟子奉命行事,不知盟主旨意,请师叔恕罪。”

“不必客气,贤侄是千丈松史贤侄吧。”刘正风隐约感觉到一丝不安:“带到刘某完成金盆洗手后,再与诸位叙旧。”

“慢着,左盟主令,刘师叔稍安勿躁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