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一座山寨的小黑屋里,有十几个人正卷缩在角落瑟瑟发抖。

屋外不断的传来惨烈至极的嘶喊。

厮杀声一直持续了一个时辰的时间。

外面突然陷入了可怕寂静。

这种寂静远比先前的厮杀声更恐怖。

哐当——

外面的门锁被暴力拆卸了。

然后屋内的所有人都发出尖叫。

屋外那人身材并不高大,可是全身都是粘稠的血液,在夜色下显得有些暗,可是浑身上下都散发着血腥。

那人只是默默的看了眼里面,然后丢进来一个箱子,转身离去。

带到那人走后,屋内的众人这才打开箱子,发现这箱子里全都是金银。

……

“金肆,接下来我们去哪家?”青凤看着正在赶车的金肆。

为了这次行动,金肆手动学习了赶车技能。

“你等等,让我看看地图。”

“你拿反了。”

“你不懂,这叫逆向思考。”

“好吧,那你考虑好了吗?”

金肆编不下去了,只能拿正地图。

看了半天,最终还是将地图递给青凤:“还是你来选一家吧。”

“你是不是不懂看地图?”

“不,我是尊重你的选择。”

“你就是看不懂吧。”

“再不做决定,天都要亮了。”

“还不是你,一个寨子,你用了快两个时辰。”青凤反驳道。

“你不懂,对付那些人,你一发大招下去,他们都不知道自己怎么死的,死的太痛快了,就应该一刀一个,慢慢的杀,杀到他们胆寒,杀到他们绝望,让他们在临死之前,慢慢的享受这个过程。”

“好好好,你怎么说都有理。”

“那快点做决定啊,趁着天亮之前,我们再去一家。”

“要不我们去附近的镇子吧,明晚再说。”

“为什么啊,时间够的。”

“我也看不懂地图。”

“你真活该是我媳妇。”

两人一合计,找不到路,那就只能收工,去镇子上休息。

不过让他们没想到的是,路上他们又遇到一家子。

然后金肆和青凤就决定去他们家做客,顺便帮他们改过自新。

当然了,是下辈子。

回去镇子的时候,两人把借来的钱箱子全打开。

就像是昭告天下,我们有钱,快来找我们。

果然,次日就有一伙胆大包天的山贼直接跑来县城。

正好金肆和青凤出城串门,这就遇上了。

然后金肆和青凤又热情的与他们回了山寨做客。

县城的官府就差给青凤写感谢信了。

就两个晚上,县城周围的山贼就已经被剿灭的七七八八。

剩下小鱼小虾,基本上再一个晚上就能彻底解决。

解决完一个县城,他们还赶着去往下一个城镇,找当地的官府谈合作。

一个州转完用了一个月的时间。

在这期间,大大小小的山贼寨子被他们夷了三十多个,死在他们手上的绿林大盗不计其数。

而随着官府的宣传,青凤的名气也渐渐大了起来。

别觉得江湖和官府有多遥远。

江湖中人口口声声说给朝廷办事的都是鹰犬。

实际上,他们可都希望成为鹰犬。

江湖中人,顶了天就是幻想能够成为武林盟主,从来没想过要推翻王朝之类的。

就是因为朝廷永远是朝廷,不管是声音还是拳头,都比江湖中的势力大无数倍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