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看独孤无敌吊不吊,他敢说一句大逆不道的话么。

所以有官媒配合炒作,青凤的名气长得极快。

没错,就是炒作。

原本就是简单的平推。

可是有官媒配合炒作,能把青凤夸出花来。

某位被营救的富家公子表示,他看到仙子下凡。

有某大官千金表示,她将立志成为一个像青凤一样的女侠。

反正就是这种软文,一天发个十几篇。

有真有假,反正就是吸引人的眼球。

现在整个州都知道武当出了一位武功绝顶,美艳动人的绝代掌门。

不过其他州还没展开合作,所以接下来的行程就是金肆负责。

青凤则是回武当,准备英雄大会事宜。

当然了,虽然是金肆行动,不过还是挂名青凤。

同时金肆也要回逍遥谷准备一下。

毕竟,在青凤回武当主持大局的同时。

金肆这边作为大反派、大魔头的角色也要上线营业了。

……

历时三个月,金肆在九州转了一圈。

这一路上当真是血流成河。

而青凤的名望也达到了巅峰。

为了伪装成青凤,金肆行动的时候不得不戴假发。

总算是解决的差不多了。

不过就算金肆这么卖力的跑业务。

也只是解决了九牛一毛。

除非金肆把九州炸上天,不然的话,绿林永远会存在。

金肆回到了逍遥谷。

刚到逍遥谷外就被逍遥谷弟子拦下来。

逍遥谷弟子表示,这里是禁地,想从这里过去,要么从他们的尸体上踏过去,要么就是把金肆变成尸体送过去。

金肆果断选择了第一个选项。

“谷主……夫人……您回来啦。”鲁放对于地上的两具尸体视而不见,殷勤的上前来迎接金肆。

“嗯,回来看看。”

金肆对这里不陌生,毕竟在这里住了五年。

即便换了一个主人,这里该什么样还是什么样。

金肆也没指望过去改变逍遥谷的弟子。

该什么样就什么样,反正将来总有一天他们会死在谁谁的手中。

虽然他们都是人渣,不过既然是自己的手下,金肆也没打算恁死他们。

“你怎么受伤了?”金肆问道。

虽说鲁放外表没伤,不过受了内伤。

“压不住下面的人。”鲁放很无奈。

逍遥谷内就是强者为尊,适者生存。

鲁放有金肆的任命,倒没有人敢造反。

可是和人动手肯定是免不了。

有人趁机下重手,把鲁放给打伤了。

“把人叫来,我帮你出气。”

“别了,我自己的事,自己来。”鲁放说道。

鲁放也是要面子的,让金肆出头,感觉像是小学生打架没打过,然后报告老师一样。

“行吧,这事我不管。”金肆耸了耸肩:“和你谈个正事。”

“什么正事?你也有正事?”

逍遥谷打下来,结果就当起了甩手掌柜。

鲁放真不相信金肆会有正事。

这个词都不该从他嘴里吐出来。

“要不要当一次工具人?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