拉尔斯看到有个东西朝着他的脸飞过来。

那个婴儿?拉尔斯愣住了。

然后婴儿的臀部重重的砸在他的脸上。

天旋地转……

克拉克弹开了。

所有人都懵逼的看着金肆。

这家伙……太丧心病狂了吧?

“爸爸……你没事吧?”塔利亚扶着拉尔斯。

“我……我没事……”拉尔斯还有点头晕目眩。

鼻子在流血。

拉尔斯抹了抹鼻子。

看着金肆接过婴儿。

“哈哈……”克拉克大笑着。

在农场里可没有这么好玩的事。

金肆又将克拉克砸出去。

克拉克在人群中弹射。

他的皮肤坚韧又不失弹性。

而且速度又快到极致。

就在这时候,拉尔斯看准了机会。

拔刀朝着克拉克斩去。

金肆伸手隔空一抓,克拉克倒飞回去。

拉尔斯一刀斩空。

“好了,游戏到此为止。”金肆笑呵呵的看着拉尔斯:“我玩的很愉快,克拉克也玩的很愉快,我们就此结束怎么样,你看,你脱了一次衣服,我也脱了一次,这事就这样结束了吧。”

拉尔斯越发的恼怒。

怎么可能这样算了。

你以为我是来和你玩的吗?

我脱光了和你脱光了,是一个概念吗?

“上!”

金肆抱着克拉克:“克拉克睡一睡。”

“啊?睡不着。”

“没事,我给你助眠。”

金肆指头在克拉克的脑门上轻轻一弹。

然后克拉克手动入睡。

金肆随手抓住一把斩过来的刀刃。

夺刀,杀人。

金肆漫步游走,全是一刀两断。

“拉尔斯先生,你确定要这样吗?你的人可是会被我杀光的。”

这些刺客联盟的杀手根本就不畏死亡。

他们都是拉尔斯的忠实信徒。

可是拉尔斯有点坐不住。

刺客联盟从来就没有遭受过这么大的损失。

他们的目标太强了。

即便是刺客联盟里最优秀的杀手。

依然挡不住金肆的一刀。

一百个,两百个,三百个……

刺客联盟的人已经少了一半。

就如有个将军说的,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一支军队能够承受20%的伤亡而不崩溃。

刺客联盟超过了这个数字。

可是此刻他们也慌得一批。

他们没有崩溃。

是因为他们的信仰,他们的神还在。

拉尔斯知道,自己必须做点什么。

可是他也知道自己打不过金肆。

金肆就像是过去他所面对的所有敌人的集合体。

卑劣、无耻,舆论和道德根本就起不到任何效果。

连婴儿都能被他拿来当武器投掷。

这家伙还有底线可言吗?

可是他又事实的强大。

力量、速度、技巧,他都达到不可思议的地步。

即便是他都无法达到的境界。

自己看是活了七百年!

自己获得了拉撒路之泉的加成。

自己的身体素质甚至达到人类的数倍。

而自己的技巧也在数百年的磨练中越发的精湛。

他不相信,不接受。

可是又无可奈何。

拉尔斯动手了。

他如同苍鹰一般扑向金肆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