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把他们两个也算作战力?”

“你看不起他们是不是?”金肆不满的看向老特威克:“老板,他看不起你。”

“他是对的。”老特威克可不觉得自己能上去和这群恐怖分子拼命。

而且他已经配合过金肆一次,不想再配合金肆第二次。

就金肆这种疯疯癫癫的作风,谁知道会不会把自己彻底坑进去,有很大可能性会。

就在这时候胡渣男开口道:“来吧,继续下个回合。”

他也不说麦卡伦乱入,暗算了自己的手下的事。

少个人又不影响大局,而且还可以少一个人分钱。

再说了,这又不是三局两胜,而是谁先把对方的人权打趴下谁就赢了。

而到目前为止,局面依旧在掌控中。

“那就来第二回合,第二回合谁上?”

被打成猪头,神志不清的布莱恩表示,第二局我就不参加了。

麦卡伦则是跃跃欲试,他除了是警察,同时也是退伍军人,近身格斗非常擅长。

胡渣男看了眼麦卡伦,又看向金肆。

“既然我们已经表示了诚意,你是不是也表示一下诚意?将身上的炸弹拆下来。”

“炸弹?你说这玩意吗?抱歉,这可不是炸弹,作为恐怖分子,居然连真炸弹假炸弹都分不出来,你们可真够丢人的。”

金肆随手扒拉下身上的炸弹。

现场恐怕只有老特威克猜到了是这么个结果。

就金肆那水平,他如果安装炸弹的话,只可能安装出红线和蓝线。

还连接心跳?别闹了,金肆连黑火药都配不出的人。

怎么可能设置出这么高端的炸弹。

胡渣男的脸色阴沉下来。

他没想到自己居然被耍了。

“意不意外,惊不惊喜?”金肆咧嘴笑着。

布莱恩眯着眼看着金肆:“你到底是什么时候准备的?”

当然了,他之所以眯着眼,完全是因为他的脸被打肿了,眼睛都快睁不开了。

他记得金肆这一路都跟他在一起,而且路上才知道这边的情况。

根本就没时间去准备这些假冒的炸弹。

“我可是专业的魔术师。”

“你不是保镖吗?”

“保镖是我的业余爱好。”

胡渣男气急败坏,龇牙咧嘴的瞪着金肆。

随后,他从背后掏出一把枪,对准了金肆:“意不意外,惊不惊喜?”

突然,金肆也从背后掏出一把机枪。

哒哒哒——

胡渣男手中的枪被打飞出去,他的一条胳膊也中弹。

“意不意外,惊不惊喜?”

哒哒哒——

金肆的侧面,几个试图靠近金肆的劫匪,瞬间被金肆射程了筛子。

“现在我宣布,正义获胜!哈哈……”

看着金肆嚣张得意的狂笑。

虽然赢了,可是为什么这丑陋的嘴脸总让人不爽。

而这时候胡渣男没受伤的左手又拿出一个遥控器。

轰轰——

整栋大楼都在震动。

“意不意外,惊不惊喜?”胡渣男凶戾的看着金肆:“这栋大厦的所有主支柱都已经被安装了c4,刚才已经炸断了两根支柱了,丢下枪,不然的话大家一起死。”

金肆耸了耸肩,丢下了枪。

然后又在背后摸了摸,又摸出一把散弹枪,丢掉。

再摸摸,又是两把手枪,再摸摸,几颗手雷,再摸摸一把军刀。

然后mp4轻机枪,然后是弓弩,然后是一把武士刀,然后是一根金属棒球棍,然后是一把鬼头刀,然后是一杆长枪……最后是一个rpg炮管。

这还没完,接着是一簇鲜花,再是一只兔子,再是两只白鸽,然后是一条蟒蛇!!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